嫌疑犯 X 的獻身!被消失的訂婚戒指與綠鬣蜥

「要是被變成一隻綠鬣蜥,你的日子就真的天翻地覆了。」

──奇幻小說作者雷克.萊爾頓(Rick Riordan)

支支吾吾的客戶

「有位客戶在電話上。」櫃檯總機珍妮急急忙忙衝進處理室。「她想找獸醫問綠鬣蜥的事,沒說是什麼事,但她聽起來很慌。我想應該可以找你吧。她在二線。」

「好,謝了。」我說著接起處理室的電話。

綠鬣蜥要多久才能消化?圖/pixabay

「喂? 我是獸醫強納森。需要什麼協助嗎?」

「喂,你好,呃,那個⋯⋯ 綠鬣蜥要多久才能消化?」

「什麼意思?」我有點摸不著頭腦地說。

「就是⋯⋯ 如果綠鬣蜥吃了什麼東西,要花多久時間才會屙出來?」

「喔,我明白了。這個嘛⋯⋯ 要看這隻綠鬣蜥的尺寸、牠吃了什麼東西,還有生活環境的溫度等各種因素而定,但基本上大概是花一天半到四天。」

電話那頭一時陷入沉默,飼主本身正在消化我剛剛說的話。

「那⋯⋯ 你要怎麼知道綠鬣蜥是不是吃了什麼東西?」

「這個嘛,照 X 光通常是最好的辦法。不是所有東西都會顯像,但如果具有不透光性,影像就會很明顯。不然就看看有沒有相關症狀,像是腸阻塞造成的脹氣之類的。」我接著問道:「可以請問一下是怎麼回事嗎?」

一隻懷有身孕的綠鬣蜥。圖/lbah.com

對方像是沒有聽到我的問題。「『不透光性』是什麼意思?」

「不好意思,這是指 X 光沒辦法穿透的物體,像金屬之類結構緊密的東西。舉例而言,骨頭顯現出來的影像就會是白色的。結構越緊密,X 光影像就越清楚。」解釋完,我又問道:「怎麼了? 妳覺得妳的綠鬣蜥吃了什麼東西嗎?」

電話那頭頓時又沉默下來。接著,她沒頭沒腦地說了句:「瑞奇會殺了我!」說完這句莫名其妙的話之後,她才回答了我的問題:「我覺得我的綠鬣蜥⋯⋯ 呃,牠剛剛把我的訂婚戒指吃掉了。」

「啊⋯⋯ 我明白了。」

消失的訂婚戒指

圖/pixabay

「我在洗碗,所以我把訂婚戒指脫下來放在旁邊。蓋瑞就像平常一樣,在窗戶前面做日光浴。總而言之,有很多碗要洗,因為我從昨天晚餐後就沒洗碗。洗完之後,我要把訂婚戒指重新戴回去時,發現它不見了。我到處找,可是都找不到。然後,我注意到蓋瑞坐在那裡舔嘴唇。瑞奇會殺了我。我一再跟他強調,除非他找到完美的戒指,否則不要跟我求婚⋯⋯ 最後是他自己設計,專門找人客製,三星期前才為我戴上的。我該怎麼辦? 我是說,我愛蓋瑞,愛到心坎裡,但牠要是吃了我的訂婚戒指,我就⋯⋯ 我就⋯⋯」

莎拉正在一旁為上一位病患收拾善後,她顯然聽到了我們談話的片段。我和她四目交會時忍不住偷笑,但對著電話那頭的客戶,我以堅定的口吻說:「別急。我想妳最好帶牠來一趟。只要給蓋瑞照個 X 光,就能把戒指看得一清二楚。牠現在的行為表現都正常嗎?」

「正常,完全正常,牠好得很,但話說回來,牠才剛剛吃下去而已。我一發現就立刻打電話來你們醫院了。如果戒指在牠肚子裡,那我們怎麼辦? 牠會自己屙出來嗎? 還是你們得動手術拿出來?」

「就外來異物而言,除非造成明顯的阻塞,否則我們不會動手術。蓋瑞多大隻? 戒指又有多大顆?」

圖/wikipedia

「唔,戒指是單顆鑽石鑲在白金戒圈上,完全就是我要的樣子。瑞奇會殺了我。」她又說了一次。

「那蓋瑞有多大隻?」

「喔,蓋瑞啊,牠是我的寶貝,我從牠七個月大左右就開始養,現在兩歲了,臭小子很親人⋯⋯」

兩歲的雄性綠鬣蜥,所以可能有將近一公尺長。這樣的話,戒指是有機會順暢無阻地排出來,但她還要不要戴就是另一回事了。

「應該沒問題。」我說:「除非我認為有必要,否則我不會幫牠動手術。」

「喔,天啊! 所以,除非照 X 光,否則我搞不好要保密四天,不能讓我未婚夫知道?」

「照過 X 光以後,至少妳就知道牠是不是真的吞了戒指。我今天還有幾場手術要做,但妳如果帶牠過來一趟,我還是能把妳安插進來,照 X 光很快,要不了多久。」

她說她馬上就過來,說完就掛斷電話了。莎拉和我看看彼此。

這真的有可能嗎?

「妳都聽到了嗎?」我問。

「綠鬣蜥吃了她的訂婚戒指之類的?」她笑道:「你認為戒指真的被牠吃了?」

「誰曉得,但她好像很確定,反正我們很快就會知道了。」

「對了,如果真是被牠吃掉的,你知道你可以參加年度獸醫 X 光競賽嗎?」

「什麼競賽?」我問。

「在美國有一年一度的 X 光檢驗結果競賽,比賽哪隻動物吞下肚的東西最怪。我從報紙上看到的,去年的贏家是一隻吞了九顆撞球的狗!」

「真的假的? 還有這種比賽? 聽都沒聽過⋯⋯ 我倒是治療過一隻吞了橡皮小鴨的狗,X光片上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鴨子的輪廓。把那隻狗麻醉之後,我試了試,看牠會不會呱呱叫,可惜牠沒有。」

「太妙了。嗯,那這次你又有機會了。」

「好,莎拉,重點來了:假設這隻綠鬣蜥真的吃了戒指,假設戒指通過牠的腸道,什麼事也沒有,好端端地排出來了,假設這枚戒指是妳未婚夫專門找人訂製的,在它通過綠鬣蜥的腸道之後,妳還會戴上它嗎?」

「我想我會先找專業人士清潔過⋯⋯ 但當然要戴啊! 非戴不可吧? 我是說,那可是訂婚戒指欸!」

「那倒是。依我看,戴這種戒指總好過把貓屎咖啡喝下肚。就是那種很貴的咖啡,印尼話叫做kopi luwak,經過椰子貓消化的那種⋯⋯」

「什麼啊?」

圖/pxhere

「貓屎咖啡呀,全世界最貴的一種咖啡。印尼人到處收集椰子貓屎,從貓屎裡面挑出咖啡豆,經過洗淨、曬乾、烘焙、研磨、沖煮,就像任何咖啡一樣,只不過一杯就要一百美金。」

「別鬧了,真的有人花大錢喝貓屎咖啡? 他們應該來這裡工作一天,就會打消這種念頭了。」

「椰子貓的消化作用顯然賦予咖啡豆一種獨特的風味,為了品嚐它純粹的風味,喝的時候不能加糖或奶精。」

「你好像很了解耶,阿強,你每天早上喝的就是貓屎咖啡吧?」

「妳沒看過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和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主演的《一路玩到掛》(The Bucket List)嗎? 傑克.尼克遜演的那個角色只喝貓屎咖啡。確實是滿怪的癖好啦。」

「有道是活到老學到老,我今天長知識了。趁綠鬣蜥還沒來,我們閒著也是閒著,要不要我燒壺水啊?」

 

 

 

——本文摘自《獸醫超日常:犰狳、鬃狼,有時還有綠鬣蜥,《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特聘獸醫顧問的跨洲診療紀實》,2019 年 5 月,麥田出版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

泛.生活」新館別隆重推出,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嫌疑犯 X 的獻身!被消失的訂婚戒指與綠鬣蜥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我是個學生,我創業:談談「學生創業」與 創業校園Cornell Tech

  • 文/許凱鈞│目前是 Cornell Tech 學生、臉書實習生、也是部落格作者,平時分享內容包含矽谷、教育、與工程師找工作的大小事情!

前些日子拜讀「拜託,不要鼓勵學生創業: 一位學生創業者的告白」有感。這也是我一直很樂於討論的話題,於是春假花點時間整理想法後,想跟大家聊聊自己的小小看法、談談自己在紐約市的創業校園 Cornell Tech 的所見所聞。

我認為我自己的故事,取決於不同的角度,同時鼓勵、也不鼓勵所謂的「學生創業」。

我曾嘗試過學生創業,當時一頭熱血、去了不同場合跟大大小小的投資人報告我的點子、跟大企業尋求合作、口沫橫飛就想要讓別人也看到自己眼中看見的未來。不過今日的我也還是選擇更為主流的道路,成為那些矽谷企業裡的工程師。但是,如果當年我沒有做個 Projectable(編按:作者自創的平台),我也沒把握後來的我能不能吸引到創業校園 Cornell Tech 與 Facebook 的目光。而我指的完全不只是這個項目在我履歷上的影響力而已,後面會再談到。

所以在學生創業成功率極低的前提下,我想跟大家談談在那失敗的終點前的旅程:Side Project。

旅程先於終點:創業成功率低,重點是獲得的經驗值

學生創業的成功率極低,但是我還是認為如果因為成功率低就不去嘗試,那真的是一輩子都沒有成功的機率了。

況且,學校的意義是什麼呢?我自己一直以來也常常在思考這問題,甚至這個問題也的確深刻到我未來會想要寫篇文章跟大家討論。畢竟,不管怎麼說,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終究也會要負責替下個世代的孩子們建立他們的未來,而教育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最基本而言,我認為學生就學就是為了要累積實力、在未來展露頭角,成為對自己、對朋友、對家庭、對社會都有用的資源。成為一個最好版本的自己,與身邊的人們互相提攜。而創業、或者不管稱不稱得上創業——從學生的角度去做一個 「side project」,從點子的發想 (ideation)到反覆驗證 (validation)、再把這個本來只活在你腦子裡的點子做成一個產品、再不斷循環的整個過程,我個人是真的學習到了很多很多課本上學不到的事情:

  • 也許我本來需要到業界,才能學習到怎麼跟人合作、一起從第一行程式碼開始,一直到寫出一個使用者能用的 app,但是我做 Projectable 的過程中透過第一手的經歷學到了。
  • 也許我本來要到業界,才能體驗怎麼跟跨國企業提出企劃。
  • 也許我本來要到業界,才能學習到怎麼跟比我年長幾十歲、CEO 級的前輩交流、請教,但是我做 Projectable 的過程中也學到了。

清單我可以一直寫下去,種種不同的學習心得,我兩年前寫過另一篇文章「寫在反省時,給同樣想創業的大學生」時有更細節的分享,我就不再多花篇幅細說,有興趣的讀者歡迎參考我的舊文(其中包括 Projectable 到底是什麼)

該怎麼做?請考慮學生時期的機會成本

另外,要不要去做一件事,我認為還有更簡單的理解方式。也就是機會成本。問問自己「就算你不做這件事,你要拿多出來的時間幹嘛」?

當時的我沒辦法好好坐下來唸書、沒辦法告訴自己把「電子商務的七大原則」背起來可以對我的人生有什麼幫助,無法說服自己為了這些內容去唸課本、期中考、期末考等等。然而當我在做 Projectable 時,我就會因為要寫一個登入系統而去研究這要怎麼做、學習 JWT 技術,我會因為想要給使用者更好的使用體驗,而去投入時間、研究 User Experience 的基礎概念跟 JavaScript/React 的技術。

所以當時的我想想,我就算不做 Projectable 拿多出來的時間好好念書,我大概也就是把我原本就悲劇的 GPA (編按:學科成績的平均績點,往往是海外學校錄取學生的指標)提昇一點點。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機會成本實在太低了。

以機會成本的角度來說,我甚至認為這是學生創業的一個優勢。

今天的我一年內將從研究所畢業,女朋友已經在 Google 工作,畢業後直接創業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個合理的選項。作為學生,不用預想要成家立業的狀態下,嘗試做做看一個 side project(不管是不是真要創業)時的機會成本真的已經比畢業後創業小上不少了。

尤其如果你對於申請美國研究所有興趣,我更會如此建議。

我相當同意理科太太蔡康永前陣子談到的「如果申請美國頂尖大學」──真的就是「要讓學校覺得你是一個奇怪的東西。」你要成為一個教授們眼中稀奇的存在,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我自己可以說就是靠這些經歷逆轉了低 GPA、錄取包括 Cornell Tech 與 CMU 等學校。這段經歷的詳細過程,我也有另寫文章分享在部落格裡面。

不要怕失敗與成功:重點是帶著經驗值走出校園

為了宣傳 Projectable,我們當時舉辦了一個學生駭客松 E.C. Jamming。那時候,大概也是人生中最緊張的一段時間了。當時我們拿到了跟微軟的合作,會直接與微軟本身全球性的駭客松 Imagine Hack 合作,對我們來說是很棒很棒的短期成功──但是當來自跨國企業的目光投注在我們身上,而我實際上一張票都沒賣出去的時候,比起當下提案成功的喜悅,我更害怕三週後的活動當天開天窗。

「要是一個參賽人都沒有」這個念頭讓我睡到一半被嚇醒了好幾次。

現在往回看,這段過程裡我學到的點有兩項:

  1. 作為學生其實不要那麼害怕失敗。
  2. 成功也要想辦法讓人知道。

關於「學生的失敗」這件事,我認為以經濟學的角度談完機會成本後,這同樣也是可以運用經濟學裡「期望值」的概念很好解釋的一件事。當你出了社會,領的是別人給的薪水、就算是創業也是 VC 或者家人朋友給的資金,這時候你是被期待成功的。

但是學生呢,我是覺得學生失敗是能夠被原諒的。說真的,真的有人在第一天馬克・祖克柏還是學生的時候,就期望他會成功嗎?如果當年的他失敗了,當時大家也就是笑笑「學生嘛」,本來大家的期望值就不是那麼高(然後 MySpace 成為今天的 Facebook⋯⋯)。

我爸從小就教我作為一個學生,我們就該多多利用這些犯錯的機會,最好把可以犯的錯都在這個時候犯過一輪,然後帶著比所有人都更多的經驗值走出校園。

另外,關於駭客松的後續,如果你好奇的話,當時我們舉辦駭客松,跟微軟拉到關係後就開始寫信跟其他中小企業、在地的新創公司講講我們跟微軟的合作關係、然後「我們就差幾千港幣就能讓活動變得免費、讓學生都能無負擔的參與!」

靠著微軟的名聲,我們很快就湊齊最後那幾千港幣、讓活動變成免費。而活動重新開放免費報名後,我們就在兩天內達成超出預期的報名量,甚至還需要婉拒當時願意給我們免費場地的單位來升級場地。

可以說是狐假虎威吧!但是我們當時的確是靠著一個小的成功去套牢下個更大的成功。

在紐約市,是如何鼓勵學生創業的?

最後,既然談到「學生」跟「創業」,真的不能不談談我們 Cornell Tech 的學程:「每個學生畢業前都得要創業」。我其實很喜歡拜託,不要鼓勵學生創業: 一位學生創業者的告白 原作者果殼提到了他所期望的政府角色。自從來紐約市就讀這間以學生創業聞名的 Cornell Tech 以來,我也常常在思考紐約市跟我們校區有哪些元素是台灣可以取鑒的,或甚至未來我能夠幫台灣建立怎樣的環境。

Cornell Tech 這間學校

紐約擁有全美、甚至全世界最好的高等教育之一。然而,紐約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一流名校的學生畢業後,很多工程師還是會選擇前往西岸的科技重鎮工作(個人感覺跟台北的狀況有些相似。在香港唸過書的我,真心認為台灣資工方面的教育絕對不輸給世界排名五十以內的幾個香港學校,但也是有明顯外流趨勢)。

當時 Bloomberg 市長就清楚這個外流現象是個問題。於是他們開始徵求業界、學界提案,最後由康乃爾大學爭取到這部分的預算,在紐約市中心的羅斯福島上打造一個全新的技術園區,也就是今天我們的校園 Cornell Tech。

基於與 Bloomberg 市長的緊密關係,學校每個月都會在 Bloomberg 的場地舉辦與不同 CEOs 的對談與分享

羅斯島上的校園是前年才建成的,辦校最初的幾年都是跟紐約市的 Google 借辦公室上課,然後跟紐約大學借宿舍空間給學生住。

不過最重要的是,Cornell Tech 的中心思想就是創新:「每個學生畢業前都要做兩個 projects。」

第一個 project 是從紐約市眾多的公司裡面尋求問題。學校開放 Uber, Microsoft, SnapChat 與其他新創公司投稿他們想要解決的問題,然後由 Cornell Tech 的學生來嘗試解決。(有些可以很無釐頭,有一家創投公司請我們的學生去了解要怎麼做一個產品,讓人可以在家也能享受在酒吧喝酒的體驗)

我自己上學期收到的問題就是 WeWork 投稿的「怎麼利用 WeWork 擁有的線下資源,讓線上的程式教育更加完善」,這是他們在併購了一間線上教育平台之後想要解決的問題。在雙贏的前提下(這些企業把題目交給學生,他們可以以更低的預算做出實驗性的 projects;而學生同時也有機會在業界的環境做創新的 projects),每年都有超過一百個來自業界、尋求解決的問題被投稿來我們學校的系統裡面。

畢業前最後一學期則是要直接創業。

Twitter 的前任 CTO Greg Pass 與美國最大的新創投資人之一的 David Tisch 就在我們學校負責這塊的教育,這也幾乎是會來就讀 Cornell Tech 的學生想要來的主流原因之ㄧ。

在我身邊不乏已經在 Google 工作六年的人、或者已經連續創業過三次的人決定要加入 Cornell Tech,就是想要在這樣的環境認識同樣想創業的學生、並且與學生的身份重新嘗試創業。以歷史數據而言,每年幾乎有 15–20% 的學生畢業後就繼續做這些 projects 成為業界裡的創業者,也回過頭替紐約市區製造工作機會。

硬體不是只是輔助,資源的牽線才是重點

類似的企業與學校合作的研究所在美國這邊也越來越多。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與微軟合作的 Global Innovation Exchange 也是另一個很好的例子,去讓所謂的 side projects 成為高等教育的一環。

尤其台北跟紐約有一樣的動機,加上近年來也有一些大規模外商進駐,是很好的機會。我自己去年就在台北的微軟實習,最近也才剛看見 Google 要在新北市擴建的消息、Facebook 也剛進駐台北的新辦公室(蔡英文還剛去參訪了呢)。另外還有好幾間我個人非常欣賞的本土新創公司,包括 25sproutDcardPicCollageCodeMentorCakeResume 等等。

就像果殼先生提到的,我認為硬體設備反而不是那麼重要。就像 Cornell Tech 當初教室跟宿舍也都是跟其他單位租借的。重要的是那個軟實力與牽線的資源。以這個角度來說,台北市完全是有條件從教育的角度,做個重要資源的牽線人,讓學生有環境與舞台跟大小企業合作、創新,而切入強化對於創新創業這方面的教育。

除了老手對新手的經驗傳承之外,反向而言、對於產業裡的老手這也會是很棒的刺激與幫助。我也私下跟果殼聊過,他同樣認為就區塊鏈的生態而言,也是需要充滿想像力的新兵們加入的。

而對於學生而言,就算這些所謂的 side projects 失敗、或者最後沒有選擇繼續創業,畢業後以這些第一手的人脈與經歷,都還是加入了幾間很棒的跨國企業(以我們學校來說,今年在找實習的人大概有一半以上都去了 FLAG 這幾間矽谷巨頭)。

總結:創業並不適合所有學生,但每段旅程都有意義

比較 nerdy 一點的讀者,可能有發現我最一開始引用的「旅程先於終點」這句話很眼熟。這句話是從我最愛的小說,布蘭登・山德森的颶風典籍裡出來的。

生先於死,力先於弱,旅程先於終點。

除了我個人對於這本書的喜愛之外,我想特別引用這句話是因為我覺得學生創業、或說創業本身就也是這麼一回事吧。不論終點在哪,終點之前都會有屬於你的一段旅程。而不論是不是失敗,這段旅程都能夠帶給你生命中的成長養分,讓下一段旅程,不論是創業也好、工作也好,都多了一個可以成功的原因。

創業真的並不適合所有學生。

但是同時,如果你有這個理想、有個你覺得可以改變世界的點子,而且回答不出「如果不做這個,我還能做什麼其他更好的事情嗎?」,我是絕對支持你去嘗試、去做個 side project 看看的。畢竟,旅程先於終點。

最後我想說,這篇文純屬是我個人的想法。適不適合投資時間去做 project 還是取決於每個人不同的因素。如果你有想法,想要跟我討論,我也非常歡迎你來信 kh736@cornell.edu 與我討論。

本文轉載自作者 Medium,原文標題〈為什麼要做個 “Side Project”?談談學生創業與 Cornell Tech 的創新教育。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

泛.生活」新館別隆重推出,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我是個學生,我創業:談談「學生創業」與 創業校園Cornell Tech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過了這個數就超標啦!最大殘留容許量是怎麼來的?超標就會中毒嗎?

  • 文/文詠萱

這個年頭,有時好好吃頓飯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兒。

「今天有你最喜歡的香腸,吃飯吧!」兒子剛回家,把書包放好後來到客廳。爸爸從廚房端了最後一道菜出來,並將餐桌上的飯碗拿給兒子。

「好。」兒子一屁股坐下,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直勾勾盯著電視,心不在焉地答著,雖然電視播著的是新聞。

爸爸見狀一邊夾了一大口茄子到自己的碗裡,一邊說道:「別顧著看電視,今天煮了茄子,多吃點。」

這時電視主播換了一則新聞:「衛生局抽驗某超商蔬果,驗出 6 件蔬果農藥超量數百倍,全數下架……。」

兩個人面面相覷。

「……你沒看到剛剛那則新聞嗎?茄子有毒!你還要吃茄子。」兒子瞪了眼爸爸

「什麼叫有毒?它是說有農藥超標,這跟有毒完全兩回事!」爸爸索性再夾兩筷子到飯碗裡。

「有農藥這種化學物質,怎麼會沒有毒?」兒子還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茄子茄子,吃還是不吃呢?圖/pixabay

化學物質無所不在,「劑量」才是決定毒性的關鍵

一般人常講這個東西是「化學的」,那個東西是「天然的」,化學物質這幾個字聽起來雖然有點可怕,但其實所有東西都是化學物質,差異只在於該物質是由天然來源取得,或者是由人工的方式合成製造,包含你喝的水、你呼的空氣、你正在吃的飯,都是化學物質!

當你認為水是安全、「沒有毒」的時候,其實也有人會因為喝過量的水而出現所謂「水中毒」的現象。

一個化學物質到底對人有什麼影響,其實都和「劑量」有關。就像俗話說的「是藥三分毒」只要劑量超過人體可以處理的量,讓你不舒服或是有生命危險,就是中毒。一般我們常說的毒藥,其實就是它造成中毒的劑量很低。

再舉例來說,「鹽巴」也就是「氯化鈉」是調味必須要有的成份,但人人皆知,太多鹽巴不只太鹹難以入口,更還會變成對身體有危害,這就是劑量的概念。

要怎麼知道人吃多少化學物質會中毒?

既然我們知道劑量決定毒性,那要怎麼知道人吃多少會中毒呢?

除了藉由的過去經驗和資料評估化學物質的安全性,現在新研發的化學物質,還會透過做實驗、做研究,無論是食品添加物或農藥,各種生活中很常遇到的化學物質,科學家都是希望他們能夠好好運用,在不危害人體健康的前提下,提升人類生活的品質

化學物質的安全使用量主要是透過動物實驗,獲得『無明顯不良反應劑量(No-Observed-Adverse-Effect-Level, NOAEL)』,即是沒察覺到不良反應的最大劑量。透過試驗得到的無明顯不良反應劑量,再除上安全係數就是每日容許攝取量,而安全係數會考慮不同物種間的差異性、同物種的個體差異等因素來訂定數值,較常見的數值為一百。

而新聞上常說某種物質「超標XX倍」,難道不會超過每日容許攝取量嗎?其實新聞說的是超過「最大殘留容許量(Maximum Residue Limits, MRL)」,這個標準是針對非刻意添加的殘留物,如飼料、農藥等,設定一個執法標準。這個標準並不會超過就會讓人中毒、生病,而是法律規定若是超過這個值,供應商就會受罰,屬於行政規範。

最大殘留容許量的設定,會參考該物質每日容許攝取量、當地飲食習慣(例如食用的部位、食用的量等)、田間農藥測試及國際標準且還會將自然界中,例如水、空氣或其他來源中,原本就包含這些物質的風險扣除。因此,最大殘留容許量是遠低於每日容許攝取量。所以超標好幾倍不見得就是很危險、會中毒,那只代表在規範下,廠商將會受到懲罰。

政府制定的檢驗標準,為什麼不能一律比照國際標準?

由於各國的飲食習慣不同,規定最大殘留容許量的標準也會不一樣。像是台灣人以米食(水稻)為主,而歐美地區則是以小麥或馬鈴薯等作物為主食。因此在參考國民攝食量而訂定的最大殘留容許量標準亦會不同。

由於飲食習慣不同,各國的最大殘留容許量標準也不同。圖/pxhere

那麼,前面還提到空氣和水中等環境中,本來可能就包含被檢測的物質含量,那新聞報導、食品廣告中有時候會提到「零檢出」,是不是表示檢查的人在偷懶?

事實上,使用「未檢出」這個詞來取代「零檢出」可能會比較妥當,因為檢測儀器與方式的敏感度不同,導致測量物質最低含量的偵測極限也有不同。很多可能以前驗不出來的物質,會沒有評估標準可以參考,消費者當然會希望所謂「有毒物質」檢測出來為零,但就像前面說的,「劑量」才是決定風險的因素之一。所以現行依據科學資料定明訂適合台灣的檢驗標準的作法,就是希望有效把關。檢驗結果若在法規容許範圍內,理論上是不會對健康造成影響的。

挑選經標章認證的食材,安心買菜吃菜

「哦!原來如此!」經過一連串的資訊轟炸,兒子筷子轉了圈,還是閃過了茄子。

不過都說了這麼多,爸爸忍不住想把所有的一吐為快。

「但我一向主張,與其事後檢驗,不如事前好好把關。與其擔心吃到的蔬菜水果由農藥殘留,一開始就應該要買可靠的產品。」

「農藥我又看不到,這是要怎麼挑啊?」兒子馬上抱怨。

「看標章啊!現在許多優良農產品都有經過政府認證,甚至有 QR code 或者編號可以讓人追本溯源農產品的產地商家的食材,從前兩年起,台灣的營養午餐食材基本上都已使用『CAS有機農產品標章』、『CAS臺灣優良農產品標章』、『產銷履歷認證標章』,以及『台灣農產生產溯源QR Code』。你若是會擔心,人家標章認證都幫你作好好的,只要認識一下就可以安心買菜啦!」今天的菜大多兒子自個兒挑的,居然看個新聞就不想吃了,爸爸忍不住碎念了一下。

「是是是,下回買菜肯定認清楚。」不過吃個飯還被上了門化學課,兒子覺得今日有些心累。

「看到類似的新聞不要慌張、不要害怕,秉持科學家的精神,就能看清楚事情的樣貌。」爸爸終於拿起筷子開始吃飯了。

「好吃好吃!爸你快吃!」兒子夾了幾塊茄子,塞到爸爸碗裡。

本文由作物永續協會及泛科學合作企劃執行

參考資料:

  1. 怎麼決定多少「劑量」對人體有害?
  2. 真的能「零檢出」嗎?食品檢驗的四大迷思
  3. 重金屬、農藥「零檢出」,反而成為有機農業的絆腳石?
  4. 要求有害物質「零檢出」,為什麼這麼難?
  5. 化學殘留、疑似致癌物讓人心惶惶?劑量才是關鍵!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

泛.生活」新館別隆重推出,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過了這個數就超標啦!最大殘留容許量是怎麼來的?超標就會中毒嗎?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一天 24 小時不夠用?再等等,地球自轉越來越慢……

本文轉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泛科學為宣傳推廣執行單位

  • 採訪編輯|黃曉君、美術編輯|林洵安

地球自轉學問大

中學生就知道地球會自轉,自轉形成晝夜,自轉軸傾斜造成季節。但你知道嗎?地球自轉其實是忽快忽慢的,沒有一天是 24 小時,長期來說還有越轉越慢的趨勢。地球自轉軸也不是雷打不動,它會繞圈圈、各種搖擺,導致歲差和北極點不斷漂移等古怪現象。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趙丰,帶你穿越上下億萬年的古今地球,聊聊中學地科老師沒告訴你的事。

趙丰,曾任美國國家暨太空總署 (NASA) 太空測地學實驗室主任,2006 年離開 NASA,回到臺灣任教,曾任中央大學地球科學學院院長、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所長,目前為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攝影│林洵安

太陽系分家產

說起地球自轉,首先得弄清楚:地球為什麼會轉,第二個問題是:為啥轉了 46 億年還不會停?

「地球會轉,是因為它在太陽系形成之初,分到一部分的『家產』:角動量。」趙丰幽默的比喻:「地球為什麼到現在還轉不停?因為分到的家產 (角動量) 還沒有用完啊。」

角動量是什麼?簡單說,它是物體轉動時的一種物理量。物體的質量越大、轉動半徑越大、轉速越快,角動量就越大。更重要的是,在沒有外力的情況下,角動量永遠守恆,不會變多、也不會變少,只能互相交換。

怎麼交換?靠摩擦!比方說,兩個旋轉的陀螺擦撞、分開,結果一個變慢,另一個就變快,就是前者的角動量藉由摩擦轉移到後者。而地球分到的角動量,則是跟太陽系其他天體「摩擦」來的。

時間回到 46 億年前,一場劇烈的超新星爆炸,太陽系誕生了。新生的太陽系宛如爐子上的一鍋熱粥,大小天體亂轉亂竄,就像一顆顆高速旋轉的大小陀螺,不斷發生碰撞,交換彼此的角動量。

太陽系形成的初始條件,決定了整個太陽系的角動量總和。所有天體藉由互相撞擊,交換彼此的角動量,各自分得一部份「家產」。
圖片來源│NASA

最後,太陽、地球、其他行星、小行星等所有天體,各自分到一部份的角動量 (家產),恆星和行星開始穩定的公轉和自轉,太陽系才逐漸成形。

然後勒?「從此,地球就過著穩定旋轉的日子……」並沒有!首先,地球自轉忽快忽慢,沒有一天是 24 小時。

地球自轉忽快忽慢

在原子鐘發明以先,地球自己就是時鐘。人們把地球自轉一周後,回到面對太陽同一角度所經歷的時間,訂為「一天」,後來又把一天等分為 24 份,每一等分稱為 1 小時。

近代改用原子鐘定義時間,重新測量地球自轉。結果發現:

二、三十年下來,地球自轉沒有一天是 24 小時。每天都跟 24 小時或多、或少差了千分之一、二秒。

為什麼?地球沒有受到外力,角動量不是應該守恆嗎?

「因為地球不是一塊死板板、硬梆梆的剛體,」趙丰說:「大氣環流海洋洋流地函對流,地球時時刻刻都在變化。」

地球自轉有角動量,大氣環流、海洋洋流、地函對流也有角動量。所謂角動量守恆,是指地球上所有物體角動量的總和不變,但可以互相交換。

比方說,地球自轉是由東向西轉,當大氣向東流速變快,會對地面的推擠摩擦,從地球本身「借走」一點角動量,導致地球自轉變慢;相反的,如果大氣向東的流速變慢,也會藉著摩擦,「還給」地球一些角動量,使地球自轉變快。

地球不是一整塊死板板的剛體,大氣環流、海洋洋流、地函對流、巨大地震、冰河融化……地球無時不刻不變化,影響自轉速度和地軸方向。尤其是當大氣、海洋、地函對流方向等等發生改變,因為角動量守恆,地球自轉就會忽快忽慢。
資料來源 │趙丰 圖片重製 │林洵安

「今天大氣拿走一點,明天海洋還來一點,加加減減的,地球自轉就忽快忽慢了,」趙丰繼續比喻:「就像銀行的存款,今天吃個大餐,明天領個薪水,每天生活的收入支出,都會讓戶頭金額微微變動。」

但麻煩來了!如果地球好一陣子都轉得比較慢,一天慢個一千分之一秒,兩三年下來,就可能慢上 1 秒了。我們該不該把原子鐘也塞進 1 秒,以免跟地球自轉越差越遠,這就是過去發生了二十幾次的閏秒事件。

最近一次閏秒發生在 2017 年的 1 月 1 號,那年元旦假期幸運的多了……1 秒鐘。

地球越轉越慢、月球越來越遠

好幾年才加減 1 秒,根本無感?沒關係!如果把時間拉長,從幾百萬、幾千萬、幾億年的尺度來看,地球真的越轉愈慢,每 100 年穩定慢上千分之一秒。

可別小看千分之一秒?想想,如果是累積了 100 萬年、100 個 100 萬年 (1 億年)……差距就非常可觀,而地球已經 46 億歲了。

從化石證據知道, 4 億年前,地球一天只有 22 小時,再往前推,新生地球可能幾小時就轉一圈!反過來說,

當未來地球越轉越慢,一天真的有 25 小時可用。只不過還要再等上……2 億年。

誰讓地球剎車了?罪魁禍首是:月球!月球吸引地球的海水,引發潮汐現象,海水來來回回摩擦地表,就像貼在地球表面的「剎車皮」,讓地球慢慢「減速」。

至於地球消失的角動量,則被月球神不知鬼不覺的接收,用來增加月球公轉的速度……

月球在地球引發潮汐,讓地球自轉越來越慢,地球消失的角動量則轉移到月球,增加月球公轉的速度。「為什麼不是增加月球自轉的速度?」因為地球對月球的潮汐力更強,造成月面如海水起伏摩擦,早就讓月球自轉「停擺」了,現在只能用同一面面對地球。
資料來源 │趙丰 圖片重製 │林洵安

「可是……不是說角動量一定要守恆嗎?但地球的角動量越來越少了……」

地球和月球互相吸引,又不受外力影響,可以看成一個系統。地球消失的角動量轉移到月球,整個系統的角動量還是守恆的!

月球的公轉角動量增加,又造成一個有趣的現象:

月球公轉速度變快,地球引力越來越拉不住它,於是月球越跑越遠、公轉軌道越來越大,每年平均遠離地球 3.8 公分。

由此反推,過去月球應該離地球非常近,當時月亮大又圓,而且每次漲潮都是恐怖大海嘯。

而未來,地球將越轉越慢,直到停止自轉,最後永遠只用同一面對著月球。屆時,地球只有一半地區可中秋賞月,但那時月亮只不過是天邊一顆不起眼的小白點。

地軸從來不安分

最後,地球自轉不只愈來愈慢,自轉軸還會各種搖擺,就像你甩出陀螺或是丟出飛盤,它們的旋轉軸也會繞圈圈或是些微晃動。

最有名的就是歲差現象:地軸週期性的繞圈圈,造成春分、秋分,冬至、夏至相對於星體的角度年年改變。幕後的主要黑手是:太陽和月球的引力,使地球自轉軸以 25800 年為週期,繞出一個圓錐。影響所及,人類的曆法必須考慮它、對它修正,才能跟著上地軸的「舞步」。地球就像陀螺一樣,自轉軸會週期性的繞圈圈,造成

地球就像陀螺一樣,自轉軸會週期性的繞圈圈,造成春分、秋分,冬至、夏至相對於星體的角度年年改變,比方說:地軸北方所對的「極星」隨著時間改變,未來將從北極星轉向織女星。
資料來源 │趙丰 圖片重製 │林洵安

但即使沒有外力,地球自轉軸也會自己擺動,造成許多古怪的現象,像是北極點不斷漂移,稱為極移。

早在 1900 年,人類就訂出地理北極點的位置,統一全世界的地圖和座標。但事實是,地球真正的北極點每天都像個陀螺似的,一邊打轉、一邊朝美國東部的方向漂移,目前已移動十多公尺。

原因與冰河期後的反彈現象有關。在冰河期,地表被厚重的冰層壓住,等到冰河期一過,冰原融化了,壓力解除了,大地就像彈簧床緩緩回彈,使地表某些地區「長胖」了。

地球的「形狀」改變了,質量重新分配,自轉軸也會跟著微調,真正的北極點(自轉軸穿出北方地面之處) 也就換位置了。這還是角動量守恆的結果!你可以把同一塊黏土捏成各種形狀,試著轉轉看,就會發現轉動軸真的會改變。

地球的北極點從來都不安份,從 1900 年開始,北極點已經朝向美國東部方向漂移十多公尺 (圖中綠色箭頭,但為了方便辨識,將實際尺度大大的誇張)。
圖片來源 │NASA

看到這裡,地球的大轉、小轉是不是把你的腦袋轉暈了呢?總的來說,地球自轉宛如氣勢恢弘的交響樂曲,主旋律是漸慢板,但其中還隱藏著更多奇妙的副旋律,崮中奧妙有賴科學家細細品聆了。

地球自轉的學問好有趣,但跟生活好像沒有關係?

關係可大了!如果沒有研究地球自轉,GPS 就無法精確定位,現代人的日子就沒法過了。

現代開車、找路都需要的 GPS (全球定位系統))衛星導航。原理是:地面接受器同時接收某四顆衛星傳來的訊號,訊號中有每顆衛星的座標和訊號發射時間,接受器再由收到訊號的時間差,反推每顆衛星距離它多遠,最後綜合考慮四顆衛星的座標和距離,推算出地面接受器當下的位置,完成定位任務。

問題來了!地球本身會自轉,接受器自己就動來動去,怎麼精確評估與衛星的距離?所以接受器必須時時接收當下地球自轉的資訊,修正計算,以免導航誤差。

值得一提的是,GPS的成功使用與地球自轉研究非常密切。譬如當地球上的科學家為了追蹤和指揮太空飛行物,或是發射到其他行星的太空船,地面指揮站必須能精準計算距離和位置,而第一步就得先扣除地球自轉造成的誤差。另外,地球自轉的研究也能幫助評估全球暖化的人為影響。

地球自轉是怎麼測量的呢?過去科學家是用現成的星星當作參考座標系,但不夠精確。現今使用的精密儀器,包括人造衛星的雷射測距、無線電天文的長基線干涉術,以及全球定位系統 GPS。例如:以遍布全球上空的衛星當作座標 (如上圖),測量地面測站與天上某四顆衛星的距離,計算每個時刻地面測站的當下位置,然後比較不同時刻的位置變化,藉此推知地球自轉的速度。
圖片重製 │林洵安

全球暖化跟地球自轉有什麼關係?

當前有種迷思:地球本來就有週期性的氣候變遷,例如:冰河期和間冰期的來來去去,目前的暖化現象只是自然週期的一部份,人為的影響不是主因,一切都是某些科學家大驚小怪。

所以科學家必須了解冰河期的自然週期,作為全球暖化的背景資料,才能正確評估人類的影響程度。

而冰河期最重要的成因,來自其他行星引力,首先改變地球公轉軌道,讓它變得更橢或更圓,此週期約為 10 萬年。當軌道越橢,日照量越少,冬夏差異越大,冰河期越容易發生。

其次,行星引力造成地軸傾角週期性的擺盪,也會影響冬夏差異的強弱,這個週期約為 4 萬年。

最後,地球公轉軌道也會晃動,加上地球自轉軸本來就會轉圈圈,聯手改變地球最接近或遠離太陽的日子,週期約為 2 萬年。當北半球冬季遇上遠日點,就容易形成冰河期。

資料來源 │趙丰 圖片重製 │林洵安

以上這些「萬年起跳」的週期,就是地球氣候變遷的自然週期。由此可知,人為破壞雖然局部的,但是 3~5 年就相當有感,效果又快又猛烈,真的是全球暖化的主要凶手。

地球自轉還有什麼有趣的研究方向嗎?

所有地球自轉會發生的現象,在其他行星上都會發生。前面說過地球對月球的潮汐力,讓月球只能用同一面面對地球,這個現象就廣泛的發生在各大行星與它們的衛星。國外行星研究正夯,這是很有發展的方向。

地球自轉還能探索地球內部。當前科技無法像電影般潛入地心,地球內部現象必須依靠地表能夠量測的數據反推,包括地震波、重力場、地球自轉變化、磁場的變化量。

最近兩三年,我從地球自轉的快慢變化,發現一個 6 年上下的小週期震盪,推測地球的內心會像鐘擺一樣來回搖擺。

我的推論是:地球的內核和外核不是完美的圓形,中間又隔著液體層,所以內核在液體內可能會晃動 ,造成鐘擺般的簡諧運動 。當地球內核晃動,外面地殼因為角動量守恆就會跟著改變轉速,造成地球自轉週期性的改變。

總之,只要發揮想像力,可以做的主題非常多,非常有趣的!

延伸閱讀

本文轉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原文為一天 24 小時不夠用?再等等,地球自轉越來越慢……,泛科學為宣傳推廣執行單位


娛樂重擊影視資料庫正式上線,台灣影視作品詳細資料&線上看一次幫你準備好,還有重擊獨家片單推薦!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

泛.生活」新館別隆重推出,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一天 24 小時不夠用?再等等,地球自轉越來越慢……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從鯊魚研究到投資專家,那些年中研院教我的事──專訪李柏鋒

本文轉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泛科學為宣傳推廣執行單位

  • 採訪編輯|劉芝吟、美術編輯|林洵安

生態到理財的跨界進擊

科技媒體《 INSIDE 》主編、線上理財課講師……李柏鋒的斜槓人生,多半圍繞著投資理財。然而在這之前,他曾在中研院從事科學研究長達十年,鑽研的還是毫不相干的鯊魚!李柏鋒分享了生態研究工作者的日常與甘苦,也述說基礎科學訓練的跨界影響力。

很多人認識李柏鋒,是從 INSIDE 網站、線上理財課程或《商業週刊》專欄開始,其實早在踏入財經媒體前,他曾是一名專業的海洋科學工作者,以鯊魚、魟魚研究為職志。
攝影│林洵安

奇幻旅程的初章:鯊魚怎麼出現在地球上?

談起研究鯊魚的起點,李柏鋒的初心充滿赤子情懷,「鯊魚好迷人,簡直是超完美生物!」

大三暑假,他到海生館實習,常常坐在魚缸前發呆一整天。每天看著鯊魚悠游,姿態優雅又氣派,宛如海洋中的王者,他心裡忍不住好奇:這麼完美的生物,究竟怎麼誕生在地球?

李柏鋒查遍各式資料,發現這竟然是演化學的一大難題!由於鯊魚屬於軟骨魚,除了牙齒,不會留下任何骨骼,很難透過化石研究。懷抱著解謎的渴望,他考進台大海洋所,在大學教授的推薦下,找上魚類演化及分類學的權威──中研院邵廣昭研究員指導。

邵老師很快答應了,但開出條件:你得自立自強。李柏鋒毫不遲疑,因為能跟在「大神級」老師身邊做研究,已經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此後,兩年碩士,八、九年的博士生涯,他除了到台大修課,幾乎都在中研院實驗室工作,就此展開這段奇幻旅程的初章。

在中研院念碩博士,平常在做什麼?

研究工作主要是三件事:採樣、做實驗、讀書寫論文,幾乎一整天都待在實驗室。

另外,我們也和院內、各大學的研究同好共組讀書會。那時候,生物科學出現了一項大躍進:DNA 定序在速度、成本上都有新突破,因此被廣泛應用在生態與演化的研究,大家都在摸索這項技術及分析理論,就會和中研院許多年輕 PI 一起研究討論,吸收國外帶回的第一手新知。

中研院近十年的研究工作,讓李柏鋒如同海綿,時刻吸收科學新知,與國際學者交流,鍛鍊起一身基礎研究功。
圖片來源│李柏鋒提供

中研院的學術訓練有什麼特別?

研究資源多到你無法想像!國際期刊、最新研究成果,都能在資料庫找到。就連剛出版的國外學術專著,早早向圖書館薦購引入,也可以和國外同步接收,完全零時差。這對研究工作者太重要了!過去我們只能自己上網訂購專業書,昂貴又耗時,圖書館完全解決這個困擾,讓其他學校的同學超羨慕。(笑)

院內間的跨單位合作也相當頻繁。鯊魚研究除了依靠 DNA 分析,還需要運用電子顯微鏡,觀察構造組織的形態。這時就會和地科所合作,請專業技師幫忙。

身處在最頂尖的學術環境,你會有超強彈藥庫、各路切磋好手,可以紮實、迅速練出一身好本事。

你們會到海裡潛水,觀察真正的鯊魚嗎?

我大約每週到宜蘭漁港採樣。原本幻想自己能像 Discovery 影片,站在一個籠子裡,看著鯊魚優雅地游來游去。結果這些情節從來沒出現,哈哈。

李柏鋒在研究船上清理捕獲的鯊魚。
圖片來源│李柏鋒提供

真實的場景是:我們提著保冰箱,一到港口,便直奔下雜魚區(trash fish ,連同目標漁獲一起被捕撈,經濟價值低)翻揀搜尋。因為這些漁民眼中不值錢的次等漁獲,都是讓研究者雙眼發光的「立體圖鑑」!

國外學者一到台灣漁港都會超驚喜!他們一年也許只採樣 20 種鯊魚,在這裡一個下午就能看到 50 種鯊魚、魟魚

台灣的鯊魚多樣性極高,我第一次到漁港時,看見圖鑑上的深海鯊魚一一出現眼前,內心超興奮!在一般人想像中,鯊魚都是身形巨大像「大白鯊」,其實牠們大部分小於 1 公尺,迷你可愛。

這些「下雜魚」經濟價值不高,只要不干擾漁民作業,我們可以盡情採樣,帶回中研院收藏在標本館。

李柏鋒正在製作台灣第一隻巨口鯊標本。巨口鯊相當罕見,1976 年首度被人類發現,目前全世界收藏的標本還不到 20 尾。
圖片來源│李柏鋒提供

讓你放棄熱愛的鯊魚研究,轉換跑道的關鍵原因,是什麼?

海洋研究和漁民關係非常密切。因為漁港是現成的採樣工作室,當我們進行生物調查時,靠海吃飯的漁民單憑經驗就能判斷如何撒網。如果有他們幫忙,絕對事半功倍。

但是,雙方的立場卻很尷尬微妙。

從事生態研究,必定會發現海洋環境正持續惡化中。多年來,許多重量級研究者都不斷呼籲,透過限漁、劃設保護區,挽救陷入重症的海洋。然而,對部分漁民來說,眼前的生計是他們過不去的那一關。研究者心頭懸著生態永續,漁民肩上扛著一家老小,彼此就在法令兩端拉扯。

我們提論文、數據,希望加快保育禁令;漁民不滿被管制而再三抗議。結果是,當政府扛不住壓力時,便回過頭要求研究者繼續交報告。最終,研究者站在第一線面對漁民的怒火和指責,成為「夾心餅乾」,現場採樣也變得困難重重,內心非常無力挫敗。

科學家不停做研究、提證據,但如果缺少大眾支持理解、政府的斡旋,再多的研究調查仍會差最後一哩路。

漁民捕獲稀罕的象鮫,李柏鋒正在漁港進行採樣工作。象鮫是世界第二大魚類,體長可達 6 公尺以上,游動緩慢、攻擊性低。近年因為魚翅、鯊魚肝等需求大增,已面臨滅絕威脅。
圖片來源│李柏鋒提供

一個生態學的博士生,你怎麼轉進金融理財領域?如何開始?

我和太太在實驗室認識,朝夕相處,相戀結婚。原本兩人是月光族,後來打算生孩子,開始思考家庭財務。但是我們對投資理財一竅不通,根本不知道怎麼入門,想啊想,突然靈光一閃:「為什麼我不用研究生態學的方式,學習理財投資?!」

我開始讀專業財經論文,弄懂學術界怎麼看待「投資」。從經典論文下手,再根據索引找下一份資料研讀,一篇追著一篇。結果,大失所望!因為所有學術研究都證實,人無法預測未來,並不存在好的投資方法。

直到有一天,我意外從一篇 1970 年代的論文讀到:人無法預測未來,但只要能承擔過程波動的風險,市場是長期穩定向上。

那一瞬間,我茅塞頓開:我不必選股、預測未來,只需要定期定額投資指數。因為指數代表市場,而市場長期穩定向上。

研究完,我就在部落格發表心得,因為內容專精艱澀,大眾讀者並不多。不過,累積了一定的深度後,陸續有大學請我分享討論。慢慢地,出現許多意想不到的財經工作邀約,我開始踏入財經媒體的領域。

從生態到理財的轉折超奇幻,你怎麼成功跨越?中研院的訓練有幫助嗎?

科學訓練對我的幫助非常大。剛踏入學術圈,邵老師主要指導的是基礎知識與研究方法。我最有興趣的鯊魚,並非老師的研究主題,他提供給我的不是直接指點,而是實驗室、中研院的豐富資源。這讓我學到一項重要的基礎功:自學。

我們從小念書,很少人懂得自主學習。當你被要求自立,同時身在豐沛的學習環境,很快會學會怎麼善用資源,主動找、主動學,這對我幫助非常大。

對你來說,生態學和經濟學有什麼共通之處嗎?

生態(Ecology)和經濟(Economics)的英文字首都是 eco- ,這點很有意思,這個字根可以代表家、生態、環境。

研究生態和經濟,都是關心大尺度、大環境的現象變化。許多電視媒體採訪,希望我告訴觀眾該買哪支股票,我通常一律拒絕,因為我關心的是財經發展的長期趨勢和變化,這和生態有很多共通點。

比如,生物演化上常戲稱:凡生物必有例外,當研究確定某種生物定律,通常就會出現例外。經濟學也是,你認定的市場趨勢規則,往往會有變數,非常有趣。

另外,生態學者常要反思人為干預的程度,判斷是否插手介入或讓生態自然發展,這種思考觀點同樣可以套用到經濟學。

李柏鋒曾是國內少數鯊魚研究者。轉換跑道後,他對生態環境、公共議題的關懷依然不減,經常在部落格、臉書倡議時事。
圖片來源│李柏鋒提供

你主張指數型投資,為小資族開課,這些理財投資的立場似乎很獨樹一格?

指數型投資、提供小資族理財建議,在市場上都比較小眾,但這和我一直以來的關懷相互呼應。

投入生態、支持環保議題,多半帶點左派色彩,希望透過政府管制,讓社會更公平正義。轉向金融投資後,則會傾向右派,主張讓市場自由競爭。雖然自己的價值立場在兩端來回擺盪,但有些理念信仰始終根存不變。

對我來說,口袋淺淺的小資族、社會新鮮人,經濟資源最弱勢 (就像面對人類處於絕對弱勢的鯊魚),受到的關注與支持最低。我希望自己能提供一些幫助,透過寫書、線上課程傳遞專業知識,為他們在競爭激烈的現實戰場,爭取多一點生存空間。

投入媒體工作多年,在 「讀者想知道」和 「自己想傳達」兩者之間,李柏鋒逐漸找到平衡,例如透過線上課程,一步步將理財觀念完整傳達。
攝影│林洵安

奇幻旅程,未完待續……

從鯊魚研究變身投資專家,大家眼中的超奇幻,在李柏鋒的描述下,有了清晰的脈絡線索,彷彿能看見他沿途撒下的「麵包屑」。跨領域的超進擊,背後是過去科學研究的訓練和態度,不追著市場跑、不緊盯個股漲跌,而是花更多時間思考、閱讀,關注大環境、大尺度的變化。

研究目標轉了彎,信念不曾改變。每一個搖擺選擇的交叉路口,他依歸的是最重要的那兩門課-靠自學練本事,累積新能量;堅持說想說的話、做想做的事,撞開現實圍牆。有沒有想過下一步計畫?他輕鬆一笑:

我一向且戰且走,把每一件事做好,自然會出現機會,你只要思考:想要什麼、如何選擇。

延伸閱讀

本文轉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原文為從鯊魚研究到投資專家,那些年中研院教我的事 —專訪李柏鋒,泛科學為宣傳推廣執行單位


娛樂重擊影視資料庫正式上線,台灣影視作品詳細資料&線上看一次幫你準備好,還有重擊獨家片單推薦!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

泛.生活」新館別隆重推出,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從鯊魚研究到投資專家,那些年中研院教我的事──專訪李柏鋒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品酒與好食物的距離:怎麼用吃來拯救世界──2019泛知識節

大家都聽過「品酒師」,但是你們知道釀酒師的身份跟品酒師有什麼不同嗎?品酒師的工作比較像是推薦酒款,釀酒師的工作則是製造出可以讓品酒師去推銷的葡萄酒。然而在學習成為釀酒師的過程中也需要學會品酒,品著品著,就悟出一些道理了。

2019泛知識節,邀請到曾在加州大學學習釀造葡萄酒的 Terry Lin,聊聊「對食物品評不只是提昇生活質感,對於我們的健康和自然環境還會有哪些意想不到的幫助呢?」。

學習釀酒

要學會釀酒,必須先學習如何種葡萄、製作葡萄汁,再到發酵成葡萄酒的歷程。雖然葡萄酒給人一種浪漫的感覺,但實際上是一個科學產業,過程中會碰到許多科學面的知識,畢竟高品質的酒款也需要科學的輔助才能製造出來。

圖/pixabay

學習釀造葡萄酒並不簡單,除了原文教科書以外,也需要多喝多討論,然而這樣的學費十分昂貴,因為「教材」價格本身就不便宜。Terry當時會在每週三晚上和同學進行一場「學術研討」,大家各自帶一道菜跟一瓶自己喜歡的酒來參加聚會,大家邊吃邊喝,還邊討論。

感官科學——味覺與嗅覺

飲食、品酒這種關於風味的事情,推薦大家自親去嘗試。

從科學角度來談品評酒類或著飲食,最終還是會回歸到風味上,大家可能看過酒商的廣告,描述酒的風味如何如何,說他們的酒味道很好,消費者該買來喝喝看。科學上,一門稱之為「感官科學」的領域,將研究重點放在味覺跟嗅覺。在品評葡萄酒時,最重要的就是運用嗅覺和味覺。

比方說 Muscat 這款酒聞起來帶有荔枝香,有些人可能直覺是荔枝釀的,但它是葡萄酒。也有人會因為聞起來像百香果味還是荔枝味而爭執,但有的人卻在一旁默不出聲,因為他只覺得「香香的」。這背後的科學根據在於,氣味分子廣泛存在於不同物種,只是比例上的差異,決定了我們對氣味的印象。

事實上,問題不在於我們的嗅、味覺無法分辨,而在於不知道如何描述。這是表達的問題,不是判斷的問題。

在自然界,氣味的組成十分複雜,真實的農作物不會只有一種氣味分子,例如構成草莓氣味的分子就有數十種,風味變化相當多元。但在製造人造氣味時,往往只會添加一種,畢竟有成本的考量。過於單純的情況下,自然會讓人覺得「假假的」。以草莓軟糖為例,大家覺得各種草莓軟糖吃起來有點像,大家都能感受到差異,但詢問哪裡不一樣時,只能答出「假假的」或「真真的」。

圖/pixabay

人建構嗅、味覺的方式為,受器收到訊號,傳遞訊息給大腦,才會建構出氣味的樣貌,所以一但我們沒有嚐過,資訊就無從建立起。既然是建立在經驗上,即便是相似的經驗也有可能有差異,因此討論時,一但對方描述的氣味是你從未嚐過的,那你也只能表示「喔,這樣子啊」。

回到品酒,酒精作為溶劑更容易捕捉氣味分子,所以葡萄酒比葡萄汁聞起來更濃郁。當氣味分子的組成越複雜,人會感受到的「層次」就越多,所以我們更常遇到的問題不是不會分辨,而是不會表達。

怎麼用吃來拯救世界

訓練自己的嗅、味覺,是一個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

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企業需要獲利,所以消費者購買的產品,便會影響企業的生產方式。

圖/pixabay

以軟糖而言,如果消費者對味道不講究,那軟糖的風味就會停留在較低的程度。除非消費者有更強的需求,大公司才會做出不同的選擇,比方說多數消費者喜歡真實草莓味道的軟糖,公司則需研發更逼真的草莓氣味。然而,用多種不同的化學成分調出氣味的成本可能比使用真草莓更高,這樣的情況下,企業就會改變作法使用新鮮的原物料,用新鮮草莓來製作軟糖。

在討論食安議題時,必須明白的是,企業是以製造出消費者能夠接受的產品為前提,同時保持在公司也可以獲利的情況下而運作的。正因如此,當食安問題爆發,消費者也需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

那麼,要怎樣用三個步驟來訓練自己的嗅味覺呢?

  1. 約好朋友吃飯
  2. 跨出同溫層吃美食,吃些能負擔但稍微超出預算的美食
  3. 用心去吃

基本上,大部分的商家都有良心,因此價錢高肯定有他的道理在,但食物好不好吃,我們不一定能描述得出來,因此約朋友一起吃飯,就能互相討論這些菜餚的嗅、味覺,我們可以利用別人表達的方法,來增進自己表達的方式。此外,多吃好的東西、選擇好的食物、選擇更好的口味,也能促使企業生產更多優質的產品。也就是說,當我們更重視吃進嘴中的食物,更講究「吃」這件事的時候,是有可能改變產業環境的。

娛樂重擊影視資料庫正式上線,台灣影視作品詳細資料&線上看一次幫你準備好,還有重擊獨家片單推薦!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

泛.生活」新館別隆重推出,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品酒與好食物的距離:怎麼用吃來拯救世界──2019泛知識節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避孕藥不只用於避孕!認識荷爾蒙與月經週期的關係

5月 15號,日本 twitter 上一則女高中生的推文,急速獲得關注,大意是這位女高中生的健教老師在上課時點到:「我想在妳們裡面應該沒有人在吃(避孕藥)吧?」。即便是健教老師,也都把避孕藥的作用想得過於狹隘,讓女高中生覺得相當衝擊。

連應該對於基礎藥物有一定認識的健教老師,都以為避孕藥僅用於避孕,就更不難想像一般人對於「使用避孕藥物」所存在的誤解。

避孕藥其實是一種過於簡單的俗稱,口服避孕藥其實是兩種人造荷爾蒙的混合藥物。早期的避孕藥以黃體素 (Progesterone) 為主;較新的避孕藥則還會混合少量的雌激素 (Estrogen)。雌激素與黃體素都是原本就存在於人體體內的荷爾蒙 (Hormone,也稱激素),無論男性或女性的體內,都存有一定的比例。只不過在女性,雌激素的比例遠高於睪固酮;而男性的血液中,睪固酮的比例較雌激素高出許多。

也正是荷爾蒙濃度的改變,影響了女性經期的週期。

荷爾蒙的波動決定了月經週期

雖然月經週期的間隔因人而異,一般而言是 25-38 天左右,都與體內荷爾蒙的波動有關。以平均 28 天一次的月經週期為例,在排卵前雌激素會到達高峰,刺激黃體刺激素 (LH) 的分泌,使濾泡破裂,排出卵子,形成黃體。而黃體則會分泌黃體素,支持子宮內膜的肥厚,等待可能的著床,直到黃體退化,肥厚的子宮內膜逐漸崩解,形成經血,完成一次經期。

體內賀爾蒙的波動造就了月經週期(圖片以 28 天為一個週期)。圖/由 User KaurJmeb on zh.wikipediazh::commons:Image:MenstrualCycle.png, CC BY-SA 3.0, 連結

而服用人造荷爾蒙可以避孕的原理,便是利用體內荷爾蒙的回饋機制,「欺騙」大腦所得到的效果。

人體分泌荷爾蒙的控制中心,位在大腦的下視丘和腦下垂體。由於口服避孕藥中有少量的雌激素,會誤導下視丘,減少刺激腦下垂體分泌黃體刺激素和濾泡刺激素,讓濾泡無法成熟,抑制或延遲排卵的時間,也讓子宮內膜無法肥厚,使受精卵無法著床,並減少黏液分泌,讓精子很難與卵子結合,達到避孕的目的。口服避孕藥物雖然能干擾受精的過程,卻無法阻止已經著床的受精卵繼續發育。

目前市面上主流使用的口服避孕藥物,大多為極低劑量雌激素與第三代黃體素 (Desogestrol, Gestodene 或 Norgestimate),或是第四代黃體素 (Drospirenone 或 Cyproterone acetate) 的混合型藥物。第三代藥物改善了過往水腫的副作用、第四代則又更降低油脂分泌過多的副作用。

人造荷爾蒙可以避孕的原理,便是利用體內荷爾蒙的回饋機制,「欺騙」大腦所得到的效果。圖/by Gabriela Sanda@Pixabay

人造荷爾蒙除了避孕,還有其他用途

例如健保給付的口服避孕藥黛麗安 (Diane,黃體素成分 Cyproterone,簡稱CPA),由於 CPA 對卵巢囊腫所造成的痤瘡有治療效果,可用於輔助治療青春痘。並非所有的避孕藥都有這樣的效果,也需搭配正確的青春痘藥物進行治療。

避孕藥由於能夠調整體內荷爾蒙含量,重新整理經期的起始點,所以也用來緩解嚴重的經痛、排卵疼痛、調整經期紊亂。另外部分口服避孕藥,也用來治療因為雄性素比例過高或是卵巢囊腫導致的多毛症等症狀。也用於抑制子宮內膜異位,降緩症狀所造成的疼痛。

避孕藥的使用限制

對於使用避孕藥的錯誤認知,除了顯示日本社會對於女性需要更多同理之外,也表示多數人都應了解如何才能安全使用口服避孕藥物。目前建議,如果年紀大於 35 歲以上,過度肥胖、有抽菸習慣、高血壓、糖尿病、容易形成血栓或是曾經中風的體質,由於口服避孕藥物會使 LDL (低密度膽固醇)和血壓上升,增加風險,並不建議使用。

娛樂重擊影視資料庫正式上線,台灣影視作品詳細資料&線上看一次幫你準備好,還有重擊獨家片單推薦!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

泛.生活」新館別隆重推出,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避孕藥不只用於避孕!認識荷爾蒙與月經週期的關係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吃海鮮喝高湯,又讓你痛風了嗎?該如何預防痛風?

過去富貴病,現代文明病?痛風是怎麼形成的?

過去痛風為「富貴帝王病」,要有足夠資本喝酒、吃大魚大肉、體重過重,才有罹患痛風的「權利」。但現代人常常營養過剩,罹患痛風的比率可真不小!

聽到痛風,很多人會直覺想到「要驗尿酸」!那尿酸又是什麼呢?我們所有組織內都含有一種物質叫做「嘌呤」,或稱為「普林」,英文是 purine,本意是「pure urine」,「純尿」的意思。而身體細胞會進行新陳代謝以汰舊換新,當普林被分解之後就會產生尿酸。另外,部分食物含有較多的普林,例如動物的內臟、紅肉、及海鮮,就是高普林食物。

正常狀況下,尿酸會於血液內分解,經過腎臟及腸胃道,以尿液與糞便的形式排出體外。但什麼時候尿酸會累積太多呢?就是我們前面說到的尿酸產稱來源變多時,像是攝取過多高普林的食物,吃了比較多的海鮮、內臟、紅肉;身體新陳代謝增加也會讓尿酸累積變多;另外就是排泄尿酸的功能變差,像腎功能變差排不出尿酸,也會讓尿酸於血液內不斷累積。

當體內血液尿酸含量過高,會形成細長尖銳,像細針般的尿酸鹽結晶聚積於關節腔內,關節因此發炎腫脹,這就是痛風。

男性才會得痛風?其實女性也會!

你可能聽過朋友抱怨過痛風發作時的不舒服,有沒有注意到,聽到男性朋友說自己有痛風的比率比較高?沒錯!男性罹患痛風的機率較女性高,還有,兩性痛風好發年齡也不同。

男性容易在三十歲至五十歲之間痛風發作,而女性則較容易於停經之後(超過 50 歲)才罹患痛風。

痛風可以是在半夜或清晨時發生,突然讓人於睡夢中關節大痛,甚至痛醒,這時會看到關節變得又紅又腫又熱又痛,簡直就像是著火了一般,症狀多要過了半天後才會逐漸消褪。

最常發作的關節是大腳趾,所以一但痛風發作,患者常常會無法下床走路,不然一踩地板就更痛了。另外痛風亦可能發生於腳踝、膝蓋、或手腕等處。由於痛風讓人關節很不舒服,多數患者會趕快就醫檢查。如果聽到這種典型的病史,醫師能從病史及症狀就判斷患者是否罹患痛風。若仍有疑慮,可以抽關節液檢查,看看裡面是否有尿酸鹽結晶。

醫師有時也會請患者抽血檢查尿酸,然而要注意的是,臨床上有些人血中尿酸一向很高,卻沒有痛風症狀;也有些患者血中尿酸值並未超標,卻常有痛風症狀,因此提醒大家,血中尿酸數值僅能輔助診斷,並不是能百分百靠著尿酸高來診斷痛風。

治療痛風常見的三種藥:非類固醇止痛藥、秋水仙素、類固醇

急性痛風發作時,止痛一定是患者最需要的,因此急性痛風的治療以止痛藥並減少關節發炎為主,先用上比較高劑量的「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等症狀緩解後,再用低劑量預防往後痛風發作。而急性痛風發作十二小時內,服用秋水仙素也是有用的治療方式,對許多患者效用極佳,可是有時會帶來噁心嘔吐及拉肚子等副作用,讓患者很難繼續服用。另外一種用藥是類固醇,也是治療痛風的有效選項。

至於要如何從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秋水仙素、類固醇三種藥物中做選擇及配合,醫師會視患者症狀和能承受的藥物副作用等而決定。

治療急性期後,怎麼辦呢?壞消息是,痛風症狀消褪幾天後,可能又會再發作一次。當痛風反覆發作時,累積的尿酸鹽結晶會破壞並侵蝕關節。所以若患者一年內多次痛風發作,則需要用藥減少體內尿酸形成,或加速腎臟排出尿酸,不管是哪一種類的藥物,都有不少副作用,需要謹慎與醫師討論利弊得失再決定是否用藥。

預防勝於治療,慎選飲食降低發病率!

從源頭說起,我們的飲食狀況有機會增加尿酸累積而導致痛風發作,因此說到預防痛風,減少血液中的尿酸堆積做起,從飲食著手就是個好方法:

  1. 首先患者可以多喝水,人如果處在脫水狀態,痛風機會比較高,因此如果沒有罹患其他需要限水的疾病時,每天最好喝2000到3000毫升的水。
  2. 接下來你要減少食用高果糖漿,高果糖漿是飲料、麵包、榖片、醬料裡面常用來添加的甜味劑,會提高尿酸值喔!台灣人常常人手一杯飲料,務必要小心,當你補充水分時,千萬不要是靠著喝甜甜的飲料的!吃火鍋、水餃、各式小菜時,更別一直沾醬料。
  3. 在我們控制飲食時,不需要完全放棄吃肉。需要減少紅肉、內臟、海鮮等高普林食物的攝取量即可。如果你是選擇雞肉或其他瘦肉就不會增加痛風的機會。
  4. 還有,也不需要完完全全戒酒。節制酒精攝取量是需要的,喝啤酒是非常容易誘發痛風的,若已有痛風病史,請盡量避免喝啤酒。但當尿酸值降到6以下的話,偶爾喝喝紅酒沒關係的。
  5. 接下來就要記得控制體重,體重愈重的人,身體有愈多細胞代謝,會生產出愈多的尿酸,讓腎臟負擔更重。因此適當減重就能減少痛風發作的機會。有人稱痛風為「富貴帝王病」,因為過去營養不充足,只有富貴人家才能喝酒、吃大魚大肉、體重過重,才有罹患痛風的「權利」。

但是節食就沒問題嗎?現在很流行的低卡飲食、生酮飲食都可能會讓體內酮體增加,而進一步累積尿酸,增加痛風機會和讓痛風症狀更嚴重,所以請與醫師好好討論你控制體重的方式。

光靠改變飲食習慣是無法治療急性痛風發作,但能減少痛風發作的機會!最後要提醒大家,少部分的藥物,如利尿劑、阿斯匹靈、或是移植手術後所用的免疫抑制劑等有機會誘發痛發,若患者曾經痛風發作又需要服用這些藥物,要記得告訴醫師,視情況調整用藥。

希望大家透過這篇文章,好好了解痛風發作原因並養成良好飲食習慣,才能遠離痛風。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
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推出泛.生活」新館別,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吃海鮮喝高湯,又讓你痛風了嗎?該如何預防痛風?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夸克是構成物質的基本單位,那麼強子呢?它們的關係是什麼?——《科幻小說不是亂掰的:白日夢世界中的真實科學》下

反物質是怎麼一回事?

反物質是一種物質,只是不同的物質而已。

它之所以不同是因為它是由奇特的粒子所組成,這種粒子有著和一般物質相反的電荷。換句話說,在反物質裡的原子有帶正電的電子,稱為陽電子或正電子,盤旋在一個由帶負電的質子,又稱為反質子,所組成的原子核上方的活躍雲團。當一個粒子接觸自己的反相同那面時,它們會互相殲滅對方。那股能量必須要有出處,在科幻小說裡,這股能量能當作機器或武器的能量使用。

光劍!圖/pixabay

理論上來說,在我們的宇宙裡的每一個物質,應該要有一樣數量的反物質。並且它們應該已經將對方清除,但並沒有,所以我們才會在這兒。因為某些原因,在我們的宇宙的附近,物質在原始年代(primordial era〉會逐漸將反物質排擠出去。這在宇宙的其他地區並不必然是真的。在那兒的某處有可能是反物質銀河,這可以是科幻小說作家考慮用的素材。如果來一個一艘太空船正穿過一道只能用看的卻無法接觸的反物質銀河這樣的題材,如何?

諾貝爾獎得主的物理學家保羅.狄拉克(Paul Dirac〉於一九二八年導出一個發現反物質的方程式。這並非他的本意,完全是個偶然事件,這也是許多新發現的動機。一切都是從他有一個非常詭異的想法開始的,那就是自然法則應該適用於一切所有的事物。自己去想想吧! 在那個時候量子力學是以薛丁格的破壞相對論做出公式化的表達,而相對論完全忽視量子力學。

狄拉克的公式成功地將這兩者一致化,當他呈現一個電子以接近光速的速度行進時會產生什麼。好笑的是這個公式也有一個一致的解決方式,就是陽電子。卡爾.戴維.安德森(Carl D. Anderson〉於一九三二年發現陽電子,也就是反物質的第一個直接證據。

正子電腦斷層掃描。圖/pixabay

他因為這項發現於一九三六年獲頒諾貝爾獎。現在陽電子已經使用於正子電腦斷層掃描上。

好吧! 來點比較平易近人的話題吧! 雖然現在還處於針對癌症治療的概念階段,使用反物質而非放射療法(對腫瘤放射 X 光或質子〉可能對病人來說會安全的多。反質子可以使用於殲滅腫瘤原子的核心裡的質子。加上釋放出的能量可以對腫瘤細胞做出更大的破壞。

所謂

質子和中子都是由夸克所組成的。夸克的形式物理學家稱做「有不同的口味」:上夸克、下夸克、迷人的夸克、奇怪的夸克、頂尖的夸克、墊底的夸克。

為了讓這篇文章(幾乎是啦!〉保持簡單,我會將討論範圍縮小至上夸克與下夸克,因為它們是最穩定的。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我在這裡會變得比較數學性喔! 但都只是些加法演算而已啦!

來複習一下,一個質子帶有一正電荷,一個電子帶有一負電荷,與一個不帶電的中子。現在奇怪的來了:上夸克帶有三分之二正電荷及下夸克帶有三分之一負電荷。是的,這些都是部分少量的。我知道,這很誇張! 對非物理學家的人來說,這根本不用擔心,因為歸因於強核子力,它們在大自然裡絕對不會被單獨發現。

夸克是如何在一個原子的核心裡為粒子充電:

一個質子是由兩個上夸克及一個下夸克所組成。

現在用數學來表現:

+ 2/3(上夸克〉+ 2/3(上夸克〉- 1/3(下夸克〉= 1,一個正電荷。

一個中子是由一個上夸克及兩個下夸克所組成。

+ 2/3(上夸克〉- 1/3(下夸克〉- 1/3(下夸克〉= 0,一個電中性。

為了讓這點更複雜,沒有兩個夸克的結合可以讓你得到負一、零或一。好吧! 是幾乎沒有任何結合。要讓一個兩個夸克的結合可以成立,你需要所謂的反夸克(帶有負三分之二與正三分之一電荷〉。

在接下來的這兩個段落是針對完整性,所以下次某人試著要用核子物理學來讓你對他有好感時,你可以點頭示意表示了解。

強子和克的關係

任何由強核力結合而成的事物稱為強子。任何由三個夸克組成的強子稱為重子(像是質子和中子〉。從另一角度來看,介子是由兩個夸克所組成的強子。

電子是基本的粒子,意味著它們無法再做分割。它們來自和夸克無關的另一個稱為輕子的家族。不像強子,輕子不會和強核力互動。它們的選擇仲裁者是電磁力。電子是最輕的帶電輕子。這對我們的存在是非常棒的,因為只有最輕的帶電輕子是最穩定的。因為這種穩定性才會產生化學。

化學萬歲!大家來中場休息,吸個貓~圖/pixabay

來個小結論吧!

四種宇宙原力的影響範圍

在影響的範圍與強度來說,這四種力量有很大的分別。其中最強的力量(真是驚喜!〉是強核力。提供一個參考方式,想像強核力的強度是被定義為相等的一種力量。第二強的力量是電磁力,但只有強核力的一百三十七分之一的強度。接著是弱核力,令人震驚的是它只有強核力的 0.0000001 強度。最後來到這四個裡面最弱的力量,就是重力,它只有強核力的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 的強度。

是的,重力是相對地微不足道。我們的整個星球都在把你往下拉,但只要一個廚房用吸鐵貼就能夠讓一個迴紋針從地面上彈跳起來。而且你一定有注意到一丁點的靜電是如何讓一張紙可以貼在你的手上並壓倒性地征服整個星球的重力作用。

重力與電磁力兩者皆有一種無限範圍的影響力,而強核力與弱核力的範圍則較小。強核力的影響力不超過一個原子核的寬度(0.000000000000001 公尺,或一費米〉。弱核力則侷限於一個質子直徑的一個百分比的十分之一。

核融合 vs. 核分裂

核分裂是當重的原子核以分裂的方式釋放能量。核融合是從結合原子核及提升元素週期表到較重的原子。舉例來說,在早期的宇宙,氫原子融合以形成氦原子。當兩個原子融合時,新原子的大部分會比兩個原來的原子總和來的少。消失的大部分透過 E=mc2 公式變成能量。

E=mc2。圖/pixabay

身為一種力量來源,核融合的優點是沒有像核分裂一樣會有長久的放射性的廢料產生。

——本文摘自《科幻小說不是亂掰的》,2019 年 3 月,時報出版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
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推出泛.生活」新館別,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The post 夸克是構成物質的基本單位,那麼強子呢?它們的關係是什麼?——《科幻小說不是亂掰的:白日夢世界中的真實科學》下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有人協助彼此逃生,有人卻拿行李妨礙他人逃生?從大規模災難研究看俄羅斯空難

今年5月5日,俄羅斯航空一架客機在莫斯科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Sheremetyevo International Airport)上起火燃燒,造成41名旅客死亡。在這一起意外裡,空姐卡薩特金娜(Tatyana Kasatkina)協助將許多人踹出飛機逃生,事後獲得許多媒體的報導,但卻也發生了許多人為了拿行李而阻礙他人逃生,讓許多人逃避不及的悲劇。究竟,為什麼有些人在災難時會協助逃生,有些人卻自私自利呢?一篇關於大規模災難的訪談研究,或許可以對這件事情窺知一二。

這篇名為《每個人都自私自利?一篇關於大規模災難倖存者團結行為的比較研究(Everyone for themselve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crowd solidarity among emergency survivors )》,是由三名英國學者John Drury 、Chris Cocking與Steve Reicher所完成的,這篇研究的研究者好奇的就是,人們在急難狀況時,會像那些拿行李的旅客一樣自私自利嗎?或者會像這名空姐一般幫助他人呢?

受試者從何而來?

這篇研究中,收集了21名來自11場大規模意外的倖存者,11男10女,他們被納入的標準有三個:這場災難牽涉到許多人、所有人共同面臨死亡威脅、儘管時間有限,但人們知道自己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這11場大規模意外分別是1988年木星號沈船事件(Sinking of the Jupiter,4名受訪者,一對老師夫妻,兩名女學生)、1991年大洋號沈船事件(Sinking of the Oceanos,1名女性受訪者)、1989年希爾斯堡慘劇(Hillsborough (UK) football stadium disaster,3男1女)、2001年迦納足球場驚逃事件(Ghana football stadium ‘stampede’,1名女性受訪者)、1985年布拉德福德球場火災(Bradford (UK) football stadium fire,1名男性受訪者)、1971年麻薩諸塞州索尼斯塔飯店火災(Fire at Sonesta Hotel, Cambridge, Massachusetts,1名男性受訪者)、在1983年哈洛德百貨公司炸彈事件(Harrods bomb,1名男性受訪者)、2002年胖男孩瘦海灘派對(Fatboy Slim beach party,1名男服務員、1名女服務員,2名女粉絲)、2001年金絲雀碼頭緊急疏散事件(Canary Wharf (UK) emergency evacuation,1男1女)、2002年法蘭克福大樓緊急疏散事件(Frankfurt tower block emergency evacuation,1名女性受訪者)、2003年格蘭瑟姆火車意外(Grantham (UK) train accident,1名男性受訪者)等,所有受訪者中,除了木星號的夫妻彼此認識之外,其他人都是彼此互不認識的。

研究者詢問受訪者三大問題:

1.行為:對事情的反應、人們經過多久開始對事件有所回應並撤離現場、撤離的難易度、其他人做了什麼、人們有互相合作嗎、有沒有人自私自利?

2.想法/感受:你對於事件如何發生有何想法、你能描述你的情緒嗎、你的情緒有多強烈、你覺得你的情緒/感受是可控的嗎、你覺得有其他人在恐慌之中嗎、他們都怎麼做?

3.身分認同:您如何描述與您一起撤離的人?你對他們感覺如何?你覺得你和他們是一體的嗎?

在完成訪問之後,他們將受訪者的回應編碼,並進行後續的研究。

研究結果發現,當一個人受到災難威脅時,是否能夠和旁人產生一體感,是一個人會自私自利或是互助合作的關鍵。研究者將受訪者分成高一體感組(high-identification)與低一體感組(low-identification),在這21個人當中,有12個人被歸類為高一體感組,另外9個人則被歸類於低一體感組。然而,一體感是怎麼形成的呢?當然,有一些事件在事發之前,就已經有一體感的產生了,例如足球場災難或海灘派對,來到這裡的人本身就已經具有參加同一個活動的一體感了,但是,隨著災難的發生,那種迫在眉睫、生死交關的感覺,卻也有助於一體感的形成──確實,在高一體感組的人當中,他們回報了較多關於「我感受到威脅」的內容,同時也表示他們感受到較多「彼此共處在同一個威脅之下」的感受(如下表1)。

如果從這邊來做推斷的話,或許在莫斯科失事的那架飛機裡,那些自私自利的人,正是沒有感受到自己和他人是一體的,其原因可能在於,他們並未感覺到自己身在威脅當中,或者沒有感覺到自己與他人共處在同一個威脅之下。因為在這一篇研究裡,研究者發現,共同面對死亡的命運感,會塑造出彼此的一體感。

那麼,高一體感和低一體感的人,又會有什麼樣的行為區別呢?研究者檢驗了兩類變項:1.幫助他人(help)與自私(personal selfishness)2.守秩序(包含「有秩序且冷靜的」(order and calm)、「情緒控制」(control of emotions)、「集體恐慌」(mass panic)、「個人恐慌」(individual panic)、「規範」(rules)、「角色」(roles)、 失禮/有禮(dis/courtesy))。

結果如下表2,雖然是英文的,有些讀者可能會埋怨說看不懂,但大體上來說,高一體感的人,比較會描述到他人互助合作、他人幫助自己、我幫助其他人之類的句子,同時在描述守秩序層面時,也比較會形容整個場面是有秩序的、情緒自制的、僅有少數人恐慌、人們遵循日常規範、場面是有禮貌的,而低一體感的人,則比較會說出其他人彼此互動自私、眾人是恐慌的、彼此是無禮的這樣的句子。

簡單來說,莫斯科那些忙著拿行李的人,他們除了感受不到自己和他人的連結感之外,也可能感受不到彼此的善意,認為場面是混亂的、彼此都很自私自利,而且彼此都是無禮的。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有人協助彼此逃生,有人卻拿行李妨礙他人逃生?從大規模災難研究看俄羅斯空難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